哈尔滨服装厂阅读女教师创业,博士老公“打小工”,夫妻店年销千万_哈尔滨工道服装厂 Top
哈尔滨服装厂 资讯热线: 15114595640
哈尔滨工作服
哈尔滨定做工作服

哈尔滨服装厂阅读女教师创业,博士老公“打小工”,夫妻店年销千万

时间:22-04-05 10:15 作者:哈尔滨工作服定制点击:

         欢迎访问哈尔滨服装厂                哈尔滨工道工作服的官网
 山东菏泽曹县,青荷路穿城而过。

 

2014年底,孟晓霞回曹县创业那会,这条路上还是“本县品牌”的天下,红烧牛肉、羊肉剁、小烧烤店铺以饭点为生意讯号,过了晚上8点,便有些意兴阑珊;而如今,肯德基、蜜雪冰城和华莱士等纷纷挤入曹县,与当年的景象不同,它们总是营运到很晚,毕竟晚上十一二点,很多电商商户才收工回家。

 

快和忙,是这座鲁西南县城的特有律动。

 
 

“我算是第一批来曹县创业的年轻人。”80后店主孟晓霞已经习惯了这种节奏。她来自内蒙古巴彦淖尔,之前在沈阳等地做过美术老师,现在是曹县汉服品牌锦裳翰林的主理人。

 

去年5月,曹县在网络上爆红。孟晓霞和她的爱人胡春青也颇受关注——胡春青是中科院沈阳分院的博士生,老家在曹县大集镇——在这座小城内,孟晓霞这位精干的创业者,把工科博士丈夫“忽悠”回他老家“打小工”的轶事,流传甚广。

 

美术老师带着博士老公“下海”

曹县有168个淘宝村,19个淘宝镇,胡春青的老家大集镇是其中之一,全国超过三成汉服来自这里。

 
 
 

虽然被媒体大量报道的是当地的汉服产业,但这里销售演出服的时间更久,经营和销售体量也更大。

 

2009年底,本地人周爱华抱着试试看的心情买回一台电脑,开设了镇上第一家淘宝店,专售摄影服和演出服。周爱华成功淘到“第一桶金”之后,更多的村民闻风而动,服饰产业迅速在原本的农业镇上崛起。

 

2014年,大集镇被认定为中国首 批“淘宝镇”。一次孟晓霞夫妻俩回乡探亲,觉得镇上很忙。“从街头到巷尾,路边看着不起眼的平房,其实是一个个制作服饰的家庭作坊,大家忙着做不同的演出服。”

 

也正是这次返乡,让孟晓霞对曹县电商的市场空间有了更深的认知——工坊多、集聚化明显,意味着拿货方便、成本低,电商渠道能够短平快地打通。“多数镇民还是在做供货,所以县里提倡发展农村电商,把货卖出去。”

 

彼时,胡春青正在中科院沈阳分院读博,孟晓霞则辞去了美术老师的工作,在家照顾1岁多的孩子。“但我不想闲着,想有自己的事业,于是试着开了一家主营演出服的网店。”

 

很快,她收到了首笔订单——中国澳 门的一所大学需要定制500套学士服。

 

起初的孟晓霞是惊喜的,但缺乏经验的她又发现,生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做。

 

“在大集镇,我算是半个外地人,对服装生产的流程不熟,对本地道路、工坊也不熟,好不容易找到愿意合作的人,生意沟通上也有困难。”

 

等到500套学士服赶出来了,拿货时间也接近和客户约定的最后期限。“我只好发了顺丰,光是快递成本就多了好几千,所以这个单子基本没赚到钱。”

 

为了尽快熟悉服装电商的运作,她经常是早上7点多起床,骑上三蹦子电动车,有时候还会载上1岁多的儿子,绕着小镇去各个工坊、工厂收货,还要忙线上接单,往往晚上12点才能收工。

 

因为忙,三蹦子的狭小空间,成了孟晓霞和儿子的主要交流场所之一。她曾在采访中说,每当自己有接不完的电话时,坐在后座的儿子就会喊,“妈妈你跟我说说话”。

 

既要顾娃、又要顾生意的忙碌生活持续了两年,孟晓霞的生意逐步走上正轨。2017年底,在孟晓霞的力劝下,博士毕业的胡春青也放弃了在城市的工作机遇,返回曹县加入妻子的创业事业。

 

从一人店变成夫妻店,采访时有人说,孟晓霞可能招到了全山东学历最 高的“小工”。

 

电话里,她笑着接受了调侃,又补了一句:“主要让他回来做销售,他是蛮典型的工科男,线下社恐,网上谈单总可以吧。”

 

做服饰年销千万,夫妻俩又开启汉服生意

曹县,这个贫困人数曾位列山东全省第一的农业县,一度对外输出务工人员30余万人,却在最近的十余年内,吸引返乡创业约7万人,现有本地劳务人员也超过了30万人。

 

这归功于曹县产业集群和电商发展之迅猛,也得益于当地的人才引进政策高力度——像胡春青这样的博士回乡创业,政府可以提供当地产业园内车间,用于服装生产、电商办公等。

 

在卧虎藏龙的曹县,这类做服饰的工厂、车间、作坊比比皆是,彼此生产的服饰也各有不同,品类可以达到上万种。

 

时至今日,夫妻俩仍然一直注意演出服的市场动向。

 

去年儿童节期间,“小军装”演出服突然供不应求。由于自家工厂做不了这类服饰,孟晓霞连夜骑着三蹦子跑遍周边乡村、上熟人家里收货——基于人情世故和作坊订单的买卖,在曹县仍是一种主流。

 

“创业是很现实的。”这是采访时孟晓霞提到的高频句,“我也是普通人,能赚到钱,全靠学习、积累和关注市场。”

 

创业6年多,夫妻俩把服装电商生意做到了1000万元以上的年销售额。

 

可是,他们的眼光并不局限在演出服。在这个传统的赛道上,随着返乡创业者的增多,如果找不到自己的差异化赛道,白热化竞争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所以近年,孟晓霞和胡春青将更多的目光投射在汉服产业上。以往在城市年轻人圈内流行的汉服,现在县里、镇上也有人在穿,他们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文化消费势头。

 

因为做过美术老师,接触汉服生产那会,孟晓霞开始学着自己做设计、改设计;同时,她加入了一些汉服交流群,向年轻人了解这个社群的风格与价格偏好。此外,孟晓霞还打造了自己的线下工作室,里头有一个汉服展示厅,陈列于展厅最显眼位置的高定红袍使用了非遗编织技艺。

 
 

这时候,工科出身的博士胡春青也能发挥自己在材料方面的“学识”——选用更适合、更优质的布料等原材,让新生代的服装产品逐步走出传统演出服相对低价竞争的桎梏。

 

在淘宝上搜索“汉服”,夫妻俩经营的一家“锦裳翰林原创汉服”店铺在“销量优先”里排名第五,店里的汉服价格主要集中在150元至300元区间,刚好契合入门消费和中档消费的广阔人群。“这还只是孟老师的其中一家店。”客服告诉记者。

 

孟晓霞曾说:“能让原来接触不到汉服的人,知道它穿在身上是什么感受,也是一件很好的事。”

 
当然,对于目标长远的夫妻俩来说,能更加发挥溢价优势、彰显文化特性的汉服,也是一条更加值得专注的赛道。

返乡创业者寻突破口

人口外流,曾经让曹县这座小城有些落寞;电商经济却为勤劳的曹县人提供了返乡发展和塑造产业的更多机会。

 
2021年,曹县生产总值超过500亿元,电商年销售额200亿元以上,成为仅次于义乌的全国第二大农村淘宝产业集群。
 

但在光鲜成绩的背后,人才培养和积累的不足,是困扰曹县产业升级的问题。

 
此前接受央视采访时,胡春青坦言:“差距还是很大,我们这里就是一个村镇,它的知识水平、文化储备是有限的。”
 

这一点也在夫妻俩的汉服生意运营中体现出来——注重汉服品质与文化传达的孟晓霞,经常只能从上海、杭州等汉服消费热门省市招募设计师、远程出稿。

 

去年“杭州奇妙夜”期间,孟晓霞来浙江参加活动,专程向本地汉服电商商家讨教汉服设计和电商直播的窍门。“最 便宜的汉服大多来自我们曹县,但工艺的质量、团队的运营、文化的深耕,都是我们目前需要补足的。”她说。

 

对于孟晓霞等相对成熟的曹县创业者来说,他们或许急需从服饰的“供给者”,向品牌的“经营者”转变。

 
显然,以孟晓霞和胡春青为代表的曹县创业者都已洞悉了这层转变的重要性。不久后,或许我们又将见到一个不一样的曹县。

本文原链接:http://news.efu.com.cn/newsview-1333181-1.html

哈尔滨服装厂           哈尔滨工道工作服

2022.4.5

上一篇:哈尔滨服装厂立领小外套特点有哪些?
下一篇:哈尔滨服装厂立领小外套测量要点有哪些?